当前位置:主页 > 豫剧资讯 >

豫剧朝阳沟为何能演出60年

豫剧资讯_豫剧合集_豫剧集锦/

   1964年元旦,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接见豫剧《朝阳沟》剧组 河南河南剧院供图

  距离豫剧《朝阳沟》开演还剩20分钟,北京长安大剧院前厅准备的800个节目单已经售完。

  在后台,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戏迷急切地找到了在《朝阳沟》中扮演第三代栓宝的盛洪林。 原来,她的老父亲从安徽来,想去看看“朝阳沟”,但网上的票已经订好了。 已售完,希望能帮到你。

  《朝阳沟》每年都会演出,每次都是一票难求,但这次特别不同,因为今年是《朝阳沟》演出60周年。 本次演出,四代“朝阳沟”演员同台演出。 一起唱歌。 演出开始前一天,扮演栓宝娘的84岁高杰、扮演马银环的87岁杨华瑞、扮演栓宝娘的89岁王山普抵达坐在轮椅和拐杖上的北京演员公寓; 演出当天,下午两点舞台就开始了,老艺术家们都没有缺席。 他们甚至坚持谢幕彩排。 晚餐时,他们和后台的年轻人一起准备了盒装午餐。

  演出一开始,银环、栓宝第四代演员康莎莎、张君涛率先上台,领衔主演; 第三代演员杨红霞、盛洪林是当前《朝阳沟》演出的中坚力量,唱功非凡,粉丝众多。 老艺人中,最先出场的是王山璞,“那前腿弓,那后腿踢”。 熟悉的旋律一响起,剧场立刻爆发出阵阵掌声; 银环妈妈杨花蕊的表演依然那么活泼自然,唱功丝毫没有下降; 高洁上次上台时,人们看到她满头银发。 她在舞台上得到了年轻演员的支持。 杨花蕊和高洁这对“婆婆”,现在真的成了老太太了。 最后一幕,饰演银环的刘兰芳,也已经83岁了。 几位老艺人表演了经典二重唱《婆婆坐下来,我们聊聊》。 长安大戏院的观众看到这一幕都激动不已。 他们拍手,加入到演员们的行列中。 经典合唱。

  著名话剧演员李发增观看演出后表示,这样的演出百年难得一见。 他已经77岁了,但与舞台上80岁的演员相比,还差得很远。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任明表示,此次演出体现了对河南豫剧三团艺术风格和艺术精神的传承。 有评论家表示,《朝阳沟》不仅是一部戏,更是一条路。

  知青上山下乡早已成为过去式,但讲述这个故事的《朝阳沟》又如何能够继续演出60年呢? 演出开始前,记者采访了几位主要演员。 从他们的故事中,人们或许能找到一些答案。

  王山朴(第一代栓宝饰演):

  偶然得到的,都是长期积累的结果。

  没有任何一部现代剧能够持续60年。 我感到自豪和激动,因为我参与并见证了整个过程。 《朝阳沟》的出现绝非偶然,这部剧是一个幸运儿。 首先是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早已确立了路线、方针、政策,确立了文艺为谁服务的问题。 所以,作者敢于大胆地去接触、反思生活,这是一个很大的基础。 其次,党和政府为“朝阳沟”创建搭建了良好平台。 这个平台就是现在的河南豫剧团三团。 党和政府一开始就确定的方向是,三团要以演出现代剧目为主,适当搭配一些优秀的传统剧目,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反映现代生活,展现当代英雄。 三团前身的演员大多是文工团成员,有着丰富的生活背景。 他们是共产党培养的一支队伍。 第三,党和政府为这个平台组织了很好的创作团队,支持打造以编导杨兰春为首的舞美、音乐、演员、行政等良好的体系。 这个团队很少见。 64年,三团传承。 在这个团队的带领下,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制定了良好的制度。 比如我们每年执行三个月的乡村绩效任务; 我们每年与群众搞一个月的“三同”:一起吃饭、一起喝酒、一起干活,真正体验生活。 《朝阳沟》为何能成为经典? 群众中为什么说“我们三团”? 这并非偶然。 偶然得到的东西是长期积累的结果,长期积累是偶然得到的基础。

  一部剧,四代演员,演出时间之久,这与三团的体制是分不开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年轻演员的状态没落。 这是“文化大革命”造成的。 《朝阳沟》被一棍子打倒,不再允许演奏。 观众们都忘记了,演员们的热情也不高。 但现在第三组却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三个剧团在探索话剧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在创作方面,如果拿到一个好的剧本,进行简单的修改,再排练一下,就能站得住脚。 在性能方面,虽然还存在很多问题,但也有一些探索,有的如今已经逐渐被使用。 比如《小二黑的婚事》就是现代剧运用传统的典型例子。 剧中肖芹的穿线动作借鉴了传统。 小二黑提枪、抢枪、射击的动作也是由传统演变而来。 《朝阳沟》中的锄草也取材于日常生活,用传统的表现手法进行加工处理。 我们文工团的演员没有传统功夫,学习传统也不像后来的演员那么快。 这是一个缺陷。 现在的年轻人在戏剧学校学习了传统内容,在戏剧化方面比我们这一代人做得更好。 我认为他们有很大的希望。

  杨花蕊(第一代银环妈妈饰演):

  演员要慢慢融入角色

   “朝阳沟”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作为一部原名时装剧的现代剧,《朝阳沟》反映的是草根生活。 在河南这样的农业大省,还是有现实意义的。 改革开放后,农民外出务工,现在有的回乡创业,有的干部下乡脱贫。 从条件好的城市回到条件困难的农村,必然要进行思想斗争。 虽然时代不同,但《朝阳沟》与现在却有相似之处。

  《朝阳沟》的剧本是用了七天七夜写成的。 写的时候,演员们等待,写一段,唱一段。 为什么这么快? 因为我们既不是戏班子,也不是业余剧团。 我们是一个文化团的成员。 我们从 20 世纪 40 年代开始工作。 我们从学校积累了知识,能读懂乐谱,学得很快。 对于三团的话剧,当时观众还没有接受。 我们也希望观众喜欢,所以我们凝聚了所有的力量来赢得这个任务。 演员们的压力也很大。 编剧杨兰春只需要写歌词,师傅唱,演员根据自己的感觉稍加改动,乐队很快就在一起了,就出来了。

  《朝阳沟》中的典型动作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是导演根据剧情发展给出的。 比如我扮演的银环妈妈,并不是一个富家子弟,而是一个经营烟摊的小市民。 抚养她的孩子并不容易。 她希望孩子能够去更高的地方,改变家庭背景,但是孩子们要上山,下乡,所以很特别。 还不满足,当他看到栓宝一家时,他觉得他们欺骗了女孩,气得跳了起来。 其实我的性格不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吵过架。 演员需要理解角色。 如果你自己不消化它,你就无法表现得像它。 我们三个剧团的每个角色都有自传,演员要慢慢融入角色。 戏曲演员没有这个传统,但我们来自文工团,所以可以接受。

  当年《朝阳沟》的演员们现在都已经八九十岁了,栓宝爸爸、二大娘、小乔珍这些角色都已经没有了。 希望看到年轻人多表演、多唱歌,推动浪潮超越我们。 现在人们都说要讲好中国故事。 我们不仅要演古装剧,还要讲当代故事,让外国人知道中国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中国人民经历了太多磨难,必须自力更生、自力更生。

   豫剧资讯_豫剧集锦_豫剧合集/

  第一代扮演栓宝娘的高杰(右),第一代扮演银环妈妈的杨花蕊(左),胡灵迪 摄

  高杰(第一代栓宝马饰演):

  连配角都有自己个性化的动作

  以杨兰春为首的豫剧三团是一个新型文艺团体。 三团的传统是,根据作品的需要和剧本的需要,要演好主角,演好配角,即使是集体表演时,大家也要设计他们有自己的个性化行为,并对舞台上发生的事件有自己的态度。 三团的《刘胡兰》中,有两个剧本中无名、无姓、无字的多余人物,在戏曲演出中获奖。 杨兰春对音乐设计也有严格的要求:无论你来自五湖四海,都要学会唱豫剧传统唱段,要熟悉豫东、豫西各流派的特点,河南南部、河南北部。 因此,音乐设计全方位挖掘了上世纪30、40年代豫剧的老唱腔。 杨兰春强调,演唱要新颖、好听。 如果是豫剧,群众听了就能学会。 他力争在每部歌剧中创作两到三首脍炙人口的咏叹调。 如今,《朝阳沟》中的很多唱段都能被观众跟着唱。

  盛洪林(第三代栓宝饰演):

  三团在音乐和声乐方面一直不断创新。

  我从小就喜欢《朝阳沟》,2001年开始唱栓宝。三团拥有一大批有思想、有文化、有创新精神的创作人员,其中包括一支从军队文工团抽调过来的演员团队。 他们的综合文化素质较高,这与传统戏曲演员不同。 我本科专业是民族戏曲,这种唱法在三团有展示的平台,因为三团无论是音乐还是声乐都在创新和改革。

  我们这一代人与前两代人不同的是,他们大多毕业于专业、戏曲学校,有扎实的戏曲基础、四技五法、规范化训练。 作为现代歌剧,既要有戏剧元素,又要有歌剧特色。 戏剧中没有歌唱。 唱戏时,人必须动。 移动时,纯粹为了走而走,没有手势或步法的帮助,这可能会弱化戏曲艺术流派的特征。 另外,话剧应该生活化、自然。 杨兰春导演提醒我们,要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同时向老一辈艺术家学习观察生活。

  《朝阳沟》的成功给我们很多启发。 一要尊重生命,扎根于生活,向生活学习,发现和探索闪光点。 二是要有创新意识。 我们不能局限于某种类型、某种主题、某种类型的戏剧。 我们必须向姐妹艺术学习。 第三,人才的培养和储备非常重要。 戏曲艺术代代相传。 需要有一批优秀的艺术家从事这一艺术,并依靠他们的魅力来打动和吸引观众。 只有这样,艺术才能源源不断地传承下去。

   豫剧合集_豫剧资讯_豫剧集锦/

  河南豫剧团《朝阳沟》第三代银环演员杨红霞、栓宝娘演员崔玉萍供图

猜你喜欢